从精算的角度讲讲为什么要结婚 (To be continued..)



  • 引言

    刚刚开始学经济学的时候,我总是把社会想象成一个宏大的机器,每个人都是机器中的齿轮。
    为了最大化这个机器的运行效率,我们推举出最优秀的人群来领导不同的社会力量。

    自毕业步入社会以来,我的心态发生了变化。我开始更加关注人文关怀。我看到了更多在社会边缘苦苦挣扎的人,为了得到公正和平等待遇而斗争的人,生活于两面世界的人,他们很多时候在社会里面像是隐形的;我们知道,但是我们不说,或者我们选择视而不见,去证实我们对社会原本的印象。
    我们只看到我们想要看到的,只相信我们想要相信的。如果深入了解那些平常人,就会发现,即使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下,我们的信仰居然可以如此撕裂。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面对如此基本的问题,回答都可以千差万别。为什么要搞清楚这个问题?-- 我们要同情朋友处境,要理解敌人立场。
    这一件件事情让本就沉默的我变得更加沉默起来。我愤恨于人世悲欢离合的不相通,于所谓道理的荒谬可悲。所以,我常常想自己去定义对错是非,以致于不迷失于洪流之中。

    然后我又发现,原来推举最优秀的人一定不是一个社会的最佳选择。本身什么叫做“优秀”就是被模糊定义的;公平和效率是天秤的两端,然而效率是容易被量化的,公平却不能,社会的幸福感却不能。如果一个社会只把强大和效率看作目标,它一定处于病态的环境下。我以前觉得某国政府要求议员背景多元化这件事非常形式主义,但是现在却慢慢懂了。这种安排可能确实没有把最“优秀”的人选出来,但是这些不同背景的人能在作决策的时候代表不同集团的利益;而政治社会,就是如何分配利益本身。

    那些看似愚蠢的,情感上的东西对社会的运转是至关重要的。想要真正看世界,首先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放弃所谓的价值判断,真正的变得谦卑下来。

    这就是我想讲讲自己婚姻观的原因。将有限的理性和有限的感性结合起来,也许能给看这篇文章的您些许启发,就是我莫大的荣幸了。

    婚姻

    那么这些和婚姻有什么关系呢,这要从我一个叔叔开始说起。

    叔叔在外面借了钱亏了还不上,他老婆就跑了。从那个时候我才知道,原来叔叔和他老婆,并没有法律上的婚姻关系。一起过日子罢了。原来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并没有一纸契约的限制,想走就走,想留就留。说来潇洒,却也悲哀。

    有法律制约的婚姻关系,至少从财务安排的角度上讲,是给我们多了一层保障的。

    为了研究从财务安排角度婚姻关系对我们的影响,我们精算师,首先要做假设。我的假设是婚姻的双方从婚姻初始的财富增长会以一半一半的方式分配给双方。

    那么假设婚姻双方每年的财富增加$X_1$, $X_2$相互独立,都呈均值为$\mu$,方差为$\sigma^2$的分布,那么结婚后每个人每年的财富增加$\frac{X_1 + X_2}{2}$呈均值为$\mu$,方差为$\frac{\sigma^2}{2} $的分布。
    即使存在相关关系,。。。。

    可以看到,当


Log in to reply